当前位置:网易汽车吉林地方站 > 综合文章 > 文章详情

徐留平这一年:红旗表现破冰 一汽仍面难题

2018/09/06 16:19:55 来源:网易汽车地方站
分享到:
(原标题:徐留平这一年:红旗表现破冰 一汽仍面难题)

[摘要] 在主导红旗品牌出现转机之后,或许徐留平需要分出更多的精力来关注奔腾事业部的表现,如今解决事业部内成员的同业竞争问题,或许要比红旗品牌的复苏更为棘手。

徐留平这一年:红旗表现破冰 一汽仍面难题

时代周报记者 倪佳 发自广州

“我必须把红旗做好。”去年8月2日,调任一汽集团任董事长兼党委书记之后,徐留平把红旗品牌的复兴摆在工作的首位。

“我们将集一汽集团之全力来打造红旗品牌的产品和服务。”在来到一汽集团后,徐留平对一汽集团一系列大刀阔斧的人员构架调整,让公司内部及外界均感受到一汽史无前例的改革决心。

今年7月底,恰逢红旗品牌60周年,也是徐留平执掌一汽的1周年。两者的命运在某个历史的瞬间似乎更为紧密地绑在了一起。

一年过去了,徐留平目前的三板斧已经祭出,只是其最需要解决的红旗品牌和一汽集团整体上市依然没有太明显起色。

接下来红旗如何发展?如今的红旗品牌依然需要外来技术的支撑。

一汽红旗一位内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今年红旗整体的表现不错,公司内部有信心完成年初制定的3万辆的目标,“全新产品的H5今年4月底才上市,销量表现正稳步上升,每个月都完成了销量目标,且以个人消费为主”。

有分析人士指出,一直以长子自居的一汽集团需要关注的不仅仅是红旗品牌,做好奔腾品牌来支撑红旗品牌,才是更符合长远利益的战略目标,只是徐留平似乎没有这样的时间和精力。

红旗表现破冰

巧合的是,8月1日是红旗60周年的纪念日,8月2日则是徐留平到任1周年的日子。发展红旗,是徐留平到任一汽后的首要工作。

缺乏年轻消费者关注仍然是红旗品牌的尴尬。总结历史上红旗的优势,几乎可以说是坐拥着国内最先进的造车技术以及最丰富的产业链资源。但是,随着改革开放,国外先进技术的不断引进,市场化竞争开始让红旗优势不再。即便是红旗以往的客户,也开始选择了那些技术更先进、表现更稳定的进口或合资产品。

直到去年8月,从长安集团空降到一汽集团任董事长兼党委书记的徐留平,红旗品牌的再度复兴开始成为一汽上下的目标。

在徐留平大刀阔斧的改革和调整之下,一汽红旗表现有所起色。

根据一汽集团官方公布了最新的销售数据:今年1–6月,红旗品牌共实现9363辆,零售6045辆,分别增长472%和239%。其中,6月共销售3003台,零售2700台,创下月度销售纪录。H5的6月份批发量为2120辆,零售量为1833辆;H7的6月份批发量为883辆,零售量为867辆。

对于一汽集团年初对红旗3万辆的目标任务,一汽集团官方对此表示,有信心完成既定目标,下半年计划将经销商数量增加到100家,同时旗下首款纯电动SUV—E-HS3也将迎来上市。

红旗在销量上有了起色,也让外界有了更多的期待。一位不具名分析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红旗品牌相对自身而言有了一定程度的突破,但是要面对如今市场白热化的竞争,还需要拿出更多的诚意和营销手段。

8月5日,红旗品牌还对外宣布社招高管人员,其中包括产品规划和项目管理部副部长,以及红旗品牌的车型策划总监。此前业内有观点认为,此次的公开社招高管人员,也能够看出如今一汽集团求贤的开放思路。

一汽这一年

徐留平到任之前,一直以“共和国长子”自居的一汽集团,在乘用车领域的表现一直是“扶不起的阿斗”形象。无论是漫长的发展历史,还是前几年曝出的腐败丑闻,一汽集团旗下的乘用车都是“大投入+大亏损”的状态。

红旗品牌2016年全年才卖出4800辆,一汽奔腾当年仅销售10.73万台,同比下跌29.3%。耗资数亿元打造的全新一汽欧朗品牌宣告全面失败,销量惨淡的表现令一汽轿车号称500亿元的研发投入显得十分尴尬。

在徐留平大力度的调整下,跌入谷底的一汽有了起色。但外界对于徐留平原本制定的目标,多少有一定的担忧。根据此前公开资料显示,徐留平对一汽集团未来的预期是:红旗品牌成为中国第一、世界著名的“新高尚品牌”。为达成这一使命,新红旗将奋力向2020年销量10万辆级,2025年30万辆级,2035年50万辆级的宏伟目标迈进;奔腾品牌在2020–2025年成为一流品牌、行业前五,进入国内自主品牌第一阵营。

如今的情况是,红旗在集全集团之力的助力下有一定起色,但是奔腾品牌依然表现羸弱。官方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奔腾品牌销量4.73万辆,骏派品牌销量则为1.24万辆,森雅品牌销量为2.10万辆。

原本徐留平对于奔腾事业部的预定目标是30万辆,组建将近1年时间的奔腾事业部,今年上半年的整体表现为8.07万辆,作为曾经的花旦,奔腾品牌上半年的销量出现同比下滑11.64%。

此前,一汽轿车曾经公开承认,目前红旗产品处于品牌培育期,尚未形成规模效应,对公司当前经营发展构成压力,因此将红旗品牌剥离。

事实上,剥离红旗品牌之后,一汽轿车也依然没有太多起色,根据一汽轿车公布的预计2018年1–6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盈利:6000万元–1亿元,预计业绩同比下滑63.03%–77.82%之间。

有分析人士指出,相比较红旗品牌而言,奔腾事业部的情况或许更亟待徐留平的解决,毕竟奔腾事业部的表现直接关系到一汽轿车与一汽夏利的同业竞争问题,从而影响到一汽集团整体上市的进程。

整体上市仍是难题

把注意力过于集中在红旗品牌之下,让公众舆论一时忽略了一汽集团还有整体上市的难题。

事实上,当初剥离红旗也是为了一汽集团的整体上市计划作出的部署。自红旗2016年底剥离之后,一汽股份在2017年的财报情况要好看不少。

距离2011年作出“解决同业竞争,实现整体上市”的承诺已经过去7年时间,一汽股份已经数次拟恳请上市公司股东大会同意将即将到期的承诺再延期3年。而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申请的延期。

2017年9月18日,一汽集团召开深化改革工作动员会,启动史上最大改革。数天后,一汽技术中心的整改就进入实操阶段,组建于1950年的一汽技术中心宣告集散。

据悉,解散后的技术人员分配到各个事业部,其中大部分主力人员去了红旗事业部,只留给奔腾事业部约1/3的研发人员。

有分析人士指出,从目前一汽集团主要将重心放在红旗品牌来看,相对边缘的奔腾事业部或许只能依靠自救来解决同业竞争的问题。只是同样作为事业部成员的奔腾(一汽轿车)和骏派(一汽夏利)似乎在联系上更为密切了。

在主导红旗品牌出现转机之后,或许徐留平需要分出更多的精力来关注奔腾事业部的表现,如今解决事业部内成员的同业竞争问题,或许要比红旗品牌的复苏更为棘手。

一汽轿车2016年通过股东大会作出延迟3年解决同业竞争的承诺,将在2019年到期,2017年的再次延期希望已经被股东大会否决。那么,到目前为止,给徐留平留下的时间也只剩1年左右,徐留平此次会如何出牌,将成为其能否圆满完成任务的一个关键。

 

张天琪 本文来源:时代周报责任编辑:徐寒柏

您可能感兴趣的促销信息

最新经销商活动

经销商最新资讯